昭盏

一只昭君姐姐的小迷妹,拒绝KY

一个很久以前写的小故事。
私设有一只痴情至极的狐狸。
希望大家喜欢,拒绝ky哦(ㅅ´ ˘ `)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渝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壹年—
  我叫李白,是出生于青丘灵狐一族的狐狸。
  原本我的一生,也将会如其他狐狸一般得过且过,安逸享乐。但所有所有的计划轨迹,在某一个初春的日子里被打破。
  那是我遇见她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拾年—
  今天我再去找她的时候,迎接我的是满院喜庆的红,而非她特有的霜蓝。
  我藏在角落里,终是从一个佣人那里听到她入宫的消息。
  那个在梅树下自在地抚琴的少女,还是成为了一只被幽禁在宫中的鸟儿。
  我怅然若失转身溜回了那片寂静的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拾伍—
  长老们又一次因为我缺席了族中会议而训斥了我一顿,但我才不在乎。今天又溜进皇宫去看她了,偷偷摸摸地哪有灵狐的样子!但为了能见到她,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
  她看上去消瘦了不少,眉间满溢的哀愁着实令我诧异。那一身华服她穿着很美,只不过终究比不上那日的一袭白衣更使我痴迷。
  能对她说就好了呢。我看着她的身影渐渐走远,无不不甘地想到。
  将所有所有的倾慕之心,都诉给她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贰拾—
  我终是没能等到那一天。
  她出塞了,远嫁西域,远去中原。
  我本如往常一样跑入皇宫,却在寻遍每一处角落都没见着她时慌了神。妃子们是不允许出宫的,那她不在的话,莫非是……?
  远远地走来了两个太监,我侧身一跃躲进了草丛里。他们经过时,交谈的话语传入耳中。回答了我的疑问,却并非是我期许的那个答案。
  “真没想到,我们宫里头竟有位如此天姿的小主!”
  “是呀,连皇上都想挽留她呢!若非她去意已决,升妃升后,指日可待啊!”
  “好好的姑娘出什么塞啊,真是便宜了那帮匈奴了!”
  我大概已经猜到了八九分,那坚决的和亲姑娘,就应该是我心心念念的她了。
  只有她,才若天人之姿;只有她,才会令那高傲的皇上都忍不住挽留;也只有她,才会如此决绝地为了拯救自己而远去塞北。
  可你拯救了自己,那又有谁来拯救我呢?
  我失魂落魄地回到青丘,蜷躺在那株梅树下。盯着空荡荡的枝丫出身,却恍然想起当年我便是在这梅树下遇见了如小鹿般灵动的她,遇见了那困扰了我一生的她。
  仿佛还能感受到她微凉的指尖揉捏我的耳朵,顺过我的尾巴,仿佛还能看见她低头冲着我弯起眉眼,低声呢喃。
  可我甚至没能见她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百年—
  百年的修行在灵狐中的道行只能算是浅之又浅,但我也已能勉强地化为人形,说上几句像样的人话。这让我欣喜不已,也让我定下了去一次塞北的决心。长安与塞北相隔近千里,也许是因为我心中有念的缘故,这几千里我走下了却不感丝毫疲顿。只是不知当时,她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踏上这片万里冰封的北国土地的。
  我在凛冬之海里找到了她。她如历代公主一样被冰葬在这片北夷的圣地,静静地沉睡着。我透着厚厚的冰层望着她,像凝视着绝世的珍宝般舍不得移开半点视线。
挣扎地化作人形,我伏在冰面上,用人类的手掌去隔着冰层描摹她冻结的青丝,她的面颊,她薄若蝉翼的睫毛。
  “昭君。昭,君。”
  第一次开口便是呼唤你的名字,许下年年相会的誓言也仅是为你。只是不知,这轻声地呢喃,你能透过这冰冷的距离听见吗?
  吾昭。

后记
  现任的青丘长老是族中最为神秘的传奇之狐。
  他天生得一副好皮囊,却不似其他狐狸一般风流倜傥。他善舞剑,善笔墨,却不曾有过任何风流传闻。最多,也只是与那些痴迷女子共饮几杯。而且,他的行踪诡秘至极,每年总会在初春之际销声匿迹,寻不到半分狐影。那些小辈听有些资历的狐狸说,他们的长老是去了遥远的塞北,而这种情况也已持续了千年。
  这令无数的狐狸都迷惑不已,他们不明白,到底是有什么在那遥远的极北之地吸引着他们的长老不断前去。
   冬末,在即将迎来下一次初春时,终于有压不住疑惑的小狐去问那准备着下一次旅途的千年之狐。而小狐问时,青丘的长老正折下一枝白梅,用灵力将它变成永不凋零的模样。他听到这疑问,只是回头冲那小狐笑笑,在背起行囊时才郑重答道。
去圆一段情,去完一个诺言,去梦一段相思,去寻一颗印在心口的朱砂。
  青狐的爱,自始而至终。
  至死不渝。

评论 ( 5 )
热度 ( 38 )

© 昭盏 | Powered by LOFTER